当前位置: 主页 > 热点资讯 > 正文

郭奎章:懂人,比懂得做事更重要

2016-12-24 16:41:30 浏览次数:
郭奎章:懂人,比懂得做事更重要

我家经常来很多有趣、好玩的人,商人、艺术家,或者某个大人物,有一天来了个大人物,一群人围着他,不停地叫首长。不停地恭维,一句话说完还没有落地,马上有人把它接起来赞美,而且每个人的赞美尽可能象发至肺腑的一样,以至还有人边赞美,边眼圈微红,遇到这个境遇,不知他心里如何感想?赞美过誉如当真,是愚蠢,如心知肚明赞美是假意符合逢迎,那他是在遭罪。

逢这种场面我就起身离座,到一边壁炉烤火去了。他的秘书过来说这样对首长不礼貌,我说;“唉”你们也不拿他当人啊,我看到了一个做官者的这种无奈。遇到这样的场面,我便不再讲话了,不知道拿什么赞美他,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不了解他,即不能赞美他的政绩,也不能赞美他的长相,看到大家都把不他当“人”看的时候,我能感觉到他很无奈。这种气氛聊天大家都很尴尬;也常常使人紧张。

实在看不下去,我跑过去替首长解围,“说老兄来,我带你去游泳。他的秘书就会说,哎,不能这样,这对首长不礼貌。我说没事,来。换上了泳裤,把他拽到游泳池,当他一下子跃到水里,在从水里冒上来的时候,忽然间脸上的表情松缓下来了,面部开始潮红,脸上笑容开始灿烂,他变成了人,这个时候他开始说人话,讲人事,然后周围的人也开始轻松下来不在一直恭维,然后开始平和,整个的气场都开始变的轻松自在。

一次一个明星来我家,他认为自己受了冷落,因为明星所到到之处一定门口有;鲜花条幅,有很多摄像机对着他,前呼后拥。今天到了发现门口连半个人都没有,更何况鲜花条幅,摄像机,所以感觉自己很受冷落,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大的人物,是一个璀璨的星,到哪里别人都不会用这种态度对我。坐在那里不舒服。当然我用平常心对他、但他认为自已不是平常人,保持着习惯的傲慢。我低着头嗑瓜子,不跟他说话,他脸上逐渐表现出尴尬和怒容。他从没遇到一个这样的境遇,走也不是,不走坐在那里又尴尬。我己看出他的焦虑,说“来,我领你去烧火,我给你做饭。我把他带到炉灶那里,你来烧火,我给你炒菜。刚开始他很不悦,但是当穿上了厨师的衣服,蹲在地下开始烧火的时候,突然间就乐了,说;原来还挺有趣。我说来,你炒菜,我来给你烧火。我们只呆在那炉灶边短短的不到15分钟,我们就成了非常好朋友,因为他突然发现这个人太好玩了,这个人是唯一一个可以把他这个虚妄的大皮球戳破的人,可以在他面前不再端着名利之累的人。他再来,就提前说老郭我要到你哪去做饭,我说过来,来去随意,他的笑声在听筒里回响。

生活中商人我接触多一些的,他们为什么还在不停的去创造更多的财富,因为很多人是为了他内心的信仰和他的责任,很多的老板有几万的员工甚至十几万的员工,他必须要承担那份责任。我们也常讨论,做企业内心是不是真的很快乐?大家说不是,他们说有一段时间我们也很希望放下然后自己过一个自由的生活。但是当离开了公司之后,到了地中海,去了欧洲很多国家度假,刚开始还好,过了半年之后突然发现这一切很无聊,人生又变成了另外一种寂寞,因为那个美丽的景色只能给他带来短暂的快乐,更多的时候他会感觉到自己无所事事的空虚和寂寞。没办法,只能又重回到企业,继续跟大家在一起拼,做企业的领跑者、解决一个接着一个的矛盾,做企业老板更象个清洁工,那脏就往那钻,一个麻烦解决之后,他就会寻找下一个可能出现的麻烦,怀着颗“每天离企业破产就差一天”的心态。如履薄冰,如临深渊。你看,如果人的一生如履薄冰,如临深渊,这活着多累,多苦啊。但是也没有别的可以选择的,这就算宿命吧。以前我曾试图说服他们;这样太苦了,那不是人的生活。但是现在不会那么认为,他有他的追求,我有我的自在,没什么对错,最重要的是你选择的路是不是你内心所想的,是你内心愿意去做的,如果是那就对了,那就是快活。至于我对财富、名誉或者是那些所谓的大家公认的价值观的不同看法,那不等于说大家都那么认为。

长期的经商工作成了生活,当抽离工作后内心会有某种意义上的空虚,除了工作不会生活、也没有兴趣做任何事;不会爱了。我们的心是一所房子;不装喜悦就装烦恼?空虚源自于我们内心没有美丽的事物去充填。如我们房前的那片花园,种上花木、野草便没有的丛生的空间。这何尝不是我们的内心呢?当企业成功后,我们要有另外一个自己喜欢的、挚爱的事情去充填自己的内心,如歌里唱的“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亩田”用它种什么呢,种花、种豆、种一个澄明、自在的心!比如说修房子,我就认为很快乐,有时为一个微不足道,一个小小的工艺品,跑到很远的路去比较价格,为了省100块钱跟他讨价还价,这么微小的东西,但是我却会获得快乐,因为是我喜欢的、我用喜爱的事物去充填我的内心。